九罭

非常杂食,墙头多。(王耀和周瑜是白月光)
吃耀all(其实是关于老王的cp都吃得下,只是倾向于左耀)老王的脑残粉,天雷菊湾,娘耀,吃耀燕!
瑜吹,我家都督最帅了!
入了凹凸,是个安吹,主吃安雷安。
沉迷于张灵玉。
慎粉!!
高中狗,神隐,佛系写手

【安雷/贴吧体/学院pa】我,花式吹安(下)

······

100楼 楼主

我现在觉得这已经不是一个单纯吹安的楼了,这完全是一个安利销售点啊。不行!我要正一正楼,不能在歪下去了。

对了,我说一件非常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我和安君做同桌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窒息!我现在要给你们表演一个原地和安君结婚!!!!!!

101楼

我不同意这门婚事!

102楼

这个表演真的很奇特啊,但是我给你零分

103楼

你和安君是不会有好结果的!(嫉妒使我面目全非)

104楼

嫉妒使我心灵扭曲

105楼

巧了,我和安君已经领证了

106楼 楼主

在吹安之前我要讲一个事,这件事第一次让我觉得安君是这么骚的男人。

地点:教室

时间:下课后

人物:我、安君

我:啊啊啊啊qwqqqq怎么办啊,我这次数学又炸了!我还有救吗?好烦啊qwqqq

安:(瞥了我一眼,在纸上写写画画,不一会儿就画出一个迷宫)你试试看,能不能走出这个迷宫。

我:(看了半天找不到出路)我怀疑这个迷宫根本就走不出去,我现在有点觉得你是在套路我。

安:走不出就对了。这个迷宫根本就没有出路。

(你他妈这是在为难我小叮当????)

我:······那可了不得了

安:既然根本找不到出路,又何必苦苦追求呢?痴人。(叹了口气)

我:······(努力保持微笑)

(你他妈就是在为难我小叮当!)

天知道我当时多么想脱粉!!我第一次发现他原来这么骚???

107楼

卧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108楼

【笑到生病住院jpg.】

109楼

【笑到缺氧jpg.】

110楼

他怎么这么可爱啊哈哈哈哈

111楼

他可爱死了哈哈哈哈

112楼

难道没有人心疼一波楼主吗?哈哈哈哈哈

113楼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心疼露珠哈哈哈哈

114楼 楼主

这还没完,到后来他有一天莫名心情低落,我就想机会来了,我来反套路他一波:

地点:教室

时间:课间

人物:安君、我

我:安xx你咋了?

安:没什么······

我:(在草稿纸上努力画出一个走不通的迷宫)来,试试。

安:(瞥了一眼)这个图走不通的。

我:对啊,既然无路可走,又何必苦苦追求。

安:(摇了摇头)不,这个迷宫只是在二维世界里走不通,在三维世界里是可以走通的。但是,那条属于我的出路又在哪里呢?(陷入沉思)

我:emmm······想开点。

到后来我才知道,他那天情绪低落原来是和L闹矛盾了。这对狗男男。就算我吃安L我也抵不住好吧!别拦我,让我静静,我现在一想起这儿事情我就没力气吹安了,先让我去吸一吸安。

115楼

不好!我的狗眼!

116楼

这扑鼻的酸臭·······快带我离开这里!!!

117楼

陈独秀同志,请你从冠军领奖台上离开

118楼

心机安,孤立你

119楼

抵不住抵不住了

120楼

我想举起我的火把

121楼 楼主

好的,我回来了!!!我跟你们讲,安君的眼睛真的好看到窒息!别问我为什么知道,这是我花了两节课时间得出来的结论。

他的眼睛是翠色的,像是初春那第一抹绿意,像是严冬负雪的青松,又像是雾霭中的翠竹。这满眼的绿,满眼的生机啊。

可能是我的目光太过炽热,以至于他稍稍转过头,颇为羞赧的向我笑了笑。要不是当时是数学课我早就叫出来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而且性格可爱的人啊啊啊啊!我螺旋升天啊啊啊啊啊!!

悄悄给你们看一眼他的眼睛图片,这是我冒着生命危险拍的,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人,他是世界的珍宝(安详)【图片jpg.】

122楼

我记得你上一刻还不是这么说的,女人啊。啧啧(滑稽)

123楼

女人心海底针啊

124楼

我的妈!!!!!!这个眼睛里面有星辰大海吧!!

125楼

我想溺死在这个眼睛里(升天)

126楼

这个颜色比翡翠还好看啊!

127楼

我要死在这双眼睛里面了啊啊啊啊啊啊

128楼

他的眼睛怎么这么好看啊啊!这时上帝对他的偏爱吧!一定是偏爱!

129楼

等等,我把眼睛放大了无数倍······我貌似看见了楼主【图片jpg.】

你们看看这个校服是不是有点眼熟······

130楼

这貌似是凹凸高中的校服吧,只有凹凸附中的校服到这个校服改革的年代还保留着这么宽大的运动外套啊

131楼

这个校服好怀念啊,还是原来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

132楼

我来理一理现在的线索啊。

凹凸高中——理科——重点班

安君:名字带“安”字,成绩超好,班级一二名,长得帅,绿眼睛

L君:名字带L字母,和安君同班,成绩好,善于运动,长得帅

在座的有没有凹凸附中的学生啊?

133楼

马萨卡!安和L难道是那两尊大佛·······

134楼

不会吧······

135楼

我的妈啊

136楼

到底什么情况啊!

137楼

我现在心里像是被猫抓一样,好想知道真相啊啊啊啊啊

138楼

大佛?这是褒义还是贬义啊?

139楼

133、134、135的兄弟还在不?你们到底吱一声啊

140楼

我····好吧。只能这么说,安君和L君比你们想象的要牛b多了。就比如说安君和L君一起参加了国际奥林匹克数学竞赛,然后拿了第一。

141楼

这···是我想的那个比赛吗?

142楼

没错,就是你想的那个比赛。瑟瑟发抖(向大佬低头)

143楼

(给大佬递冰kuoluo)

144楼

再比如说,安电脑玩的很6,然后他去参加了一个国外的比赛,这个比赛国人最高得了第五名,他得了第十名。

145楼

Emm······

大佬还要膝盖吗?(切下膝盖)

146楼

L还会画画,画的超好看,还和现在很多很火的手游合作过。说不定他就在你们喜欢的某一个圈产粮。

147楼

等等,各位我有一个想法。如果L君产手书的话,说不定pv就是安给做的,这样的话······

148楼

措不及防被塞一口狗粮

149楼

冰冷的狗粮乱打在我的脸上,我的脸上不禁流下一行清泪。

150楼

这个高级狗粮,我吃了(强忍住眼中的泪)

151楼 楼主

各位,为了他们的隐私我们还是别深挖下去了。然后,先别着急着吃狗粮,这里还一份云霄飞车的门票:他们貌似咳咳咳了,我今天看见了L脖子上的小草莓了······然后安君还一反常态地对L君嘘寒问暖。没有丝毫遮掩。

妈的,狗男男。我现在宣布,我退出安君迷妹群五分钟。

end


关于那个陈独秀的梗我不知道理解正不正确啊,我自从上了高中之后已经和时代脱轨了qwq我的理解大概是情侣们秀恩爱秀到令人窒息。(压住陈独秀棺材板)




【安雷/贴吧体/学院pa】我,花式吹安(上)

1楼 楼主

  我去,天知道我这个星期遭遇了什么!因为我每次在寝室里面吹安君都是:啊啊啊啊啊啊!!!!他怎么这么好!他是天使!!或者是:啊啊啊啊啊!!!他真可爱!!他是天使!!

然后,我就被室友嘲笑吹安方式太单一······她们还说,我可能是一个假语文课代表。

怎么了!!!!语文课代表就一定要语言丰富吗?!!气死我了!

最最重要的是:他们每次还在安君面前故意说:“啊啊啊!!他真好!他是个天——使!”我:emm······我超怂的啊qwq要是被安君发现了真的尴尬的要死好吗???

 

2楼 

这······不就是我吗?

3楼

我也······

4楼

突然膝盖好痛

5楼

我可能也是一个假的语文课代表,我对不起党,对不起人民。

6楼 楼主

我现在还是好气啊啊!!气死我了。我现在就要来展现一下我真正的水平。(并不)

 

安君是我们班的班长。我初中的时候当过班长,简直累的要死还耽误学习,而且管理的成效也不好,在同学面前完全没有威信。所以到高中选班长的时候,我没有举手,班里没有一个人举手想当班长,大概是都抱着我这种心思吧。我当时还在想,到底是谁这么倒霉被老师点中。结果,老师一下子点到了安君。

  安君被点到的时候有一点蒙,但是他并没有扭扭捏捏十分不情愿的站起来,而是很自然地站了起来,应了一声“好。”

  现在回想起来,安君的声音简直是好听到令人忍不住叫出声!他的声音是公子音吧,不是很华丽,但是声音就是让人听见了忍不住想起遗世独立的翩翩公子。也因为他的声音,让我对他的第一印象是高冷冰山,但是接触了一段时间后,我发现他真的是一个好男人啊!!

  我在理科实验班,但是我的理科真的出奇的差,我都不知道谁给我的勇气选理科。但是秉持这选了就要好好学的目标,我努力挣扎在理综的海洋。

  在许多次考试的冲击下,我们班的每个人的水平都已经初见端倪了。安君和L君每次都在争我们班第一的宝座,但是鉴于L君看起来有点不好接触,所以就去问安君了。

  安君他真的超有耐心!我人蠢,有时候一道题听不懂他还超有耐心的给我讲第二遍,虽然这看起来没什么,但是要知道我是经常去问安君题目啊!我怀疑他现在给我讲题都已经不期待我第一遍就可以听懂了qwq

 

7楼

现在就我超好奇那个L君吗?

8楼 

你不是一个人

9楼

你不是两个人

10楼

你们不是三个人

11楼

我也超好奇的,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才能人被别人评价为凶啊

12楼

是不是长得凶神恶煞啊【哭笑不得jpg.】

13楼 楼主

不是长得凶神恶煞啦!其实L君长得很好看,但是性格稍微有些让人难以消受吧,班里面调皮捣蛋的大多数是他,但是他很服安君管,果然只有安君才能治他啊。

14楼

我怎么从中嗅到了一丝jq的味道

15楼

突然感觉安君是一个很厉害的驯兽师

16楼

楼上正解

17楼

我怎么觉得可能安君和L君会被人私底下凑cp

18楼

我站安L!!

19楼 楼主

15楼的解读简直不要太贴切啊!!真的,如果把L君比做一个动物的话,他的名字里面的狮字简直没差了!而且L君也是运动场上的王者,国家二级运动员啊!我们现在男子两百米的记录就是他刷新的。

我记得运动会完了之后,有同学问他:你为什么不去做体育特长生啊?

然后,L君停下擦汗的手,抬起头来,望向那个同学,挑了挑眉道:“你觉得,以我的实力,我需要吗?”

18楼

我大概是能想象到他的那个时候的样子了!男性荷尔蒙爆棚!!我的鼻血要止不住了啊啊啊啊!

19楼

啊啊!!我现在好像看看L君的脸啊!!!!

20楼

我也是啊!!悄悄问一句,L君现在有女朋友吗?缺女朋友吗?念过大学的那种

21楼

楼上别想!!

22楼

L君和安君都是我的!

23楼 楼主

不好意思,各位。不瞒你们说,其实我吃安L。来来来,我给你们撒一波糖。

时间还是运动会L君跑步200米决赛的时候。先说一说背景啊。

L君真的是我们班运动会的骨干,他报了200米、4x200米接力、4x400米接力还有三千米。在他跑两百之前,他刚好跑完4x200。

  他是第一棒。我们班运气很不好,前一天晚上才下了小雨,别的班的跑道都干了,就我们班的那一条跑道上面有一些稀泥,而且还是在起跑点。L君在枪响的时候就以离弦之势冲了出去。然后我们就看着L君甩开别人一大截,那个时候,我们全班女生都在给L君加油,但是当他跑到第二棒并且顺利把接力棒交给第二个人的时候,他突然以背朝地的方式向地上摔去。

  我们都快被他吓死了!

  然后当天下午,我们都劝L君弃权,但是他坚持带伤去参加200米决赛。不出意外的,L君跑两百的时候又受伤了。在终点处。别人都是跑过终点,就他一个人是摔过终点的,真的是摔过去。当时他的整条胳膊都被擦破皮,不,应该是擦破肉了。

在听到这个消息前,安君正在念下一个比赛参加的人的名单。当他听到L君受伤这个消息的时候,他立马丢下手上的秩序册,向L君跑去。当他跑过去的时候,L君周围围了一大堆我们班的人,他就从人堆里面硬是破开一个口子挤到L君旁边。在他跟老师交涉之后,他把L君扶起来,带去医务室。他一边走一边说:“xx,明早的3000米你弃权。”他的语气听起来有些生气。

  L君轻笑一声,大喘着气说:“xxx,我要是弃权了,我们班的九分可就没了。”

  “不是还有我吗?”安君说。

  “你?你能保证拿第一吗?要是你能,我就弃权。”

  “好。”

  然后,男子3000米安君真的得了第一!但是要知道三千米啊,还是三千米的比赛!安君跑完之后基本就跟刚从水里捞出来没什么区别。在他快跑到终点的时候,L君就站在终点不远处,抬起来他没有一处完好的双臂。在他做出这个举动的时候,我还有些不明白他的意思,然而看见安君跑过终点后瞬间脱力,向前倒去,然后被L君稳稳接住的时候,我就不禁有点佩服L君的先见之明了。

24楼

虽然后面很甜,但是我想说:这个跟玻璃渣里面找糖是没有区别的

25楼

楼主你是不是对糖这个词有什么误解?

tbc

【安雷/贴吧体】演员安x超模雷(下)

注意:因为私心,我让他们结婚了。结婚真好啊!

······

350楼 楼主

时隔这么久我觉得要更新一下了,不然对不起吧务给的加精。对,我来告诉你们一个大消息,现在的你们赶快放下水,关上门,不然你爸妈可能以为你们疯了。好接下来·····你们慢一点刷频,我想把事情一次性说完。

352楼

好,您请。

353楼

Ok

354楼

得嘞

355楼

我先来口毒奶:我预感是有让我狼血沸腾的东西

356楼

我也······

357楼

估计要有大招

358楼

那我先前排兜售血袋。卖血带啊!ABCD型都有啊!!

359楼

楼上简直了,明明没有c和d好吗?还有o型和熊猫血呢?

360楼

老实人,孤立你,上厕所,不带你,毛毛虫,丢包里,王大陆,吃掉你

361楼

这儿有一个老实人!!大家快来欺负他!!

362楼 楼主

Emm·····楼主我有幸去参加了一个时装秀,挺有名的。然后我去之前完全不知道开场模特是雷总啊!!我只是知道他参加了这个时装秀而已。然后,看见雷总的那一瞬间我真的,真的要炸成烟花。

你们要知道雷总是一个很适合夸张服饰的超模,一般来说,男性模特是不太适合比较夸张的服饰的,但是我们雷总不一样啊!真的,我就是有一次偶然间看了雷总的西装造型然后就正中红心,简直太酷了!!!雷总感觉就是一个狂炫酷霸拽的男人,比玛丽苏男主还玛丽苏。特别是他这一次的走秀更是淋漓尽致地表现了他这个特点,他刚出场的时候我简直就眼前一亮!我就感觉世界上没有人比他更适合这套衣服了!他走过来的时候感觉不是在走t台,而是像是一个皇帝走向他的王座。等他走下去之后,看着后面的模特我就没什么感觉了,一定是雷总夺走了我所有的光!

 

363楼

听楼主这么一说,我突然想起来我粉上雷狮是因为他的一个后台花絮啦。我雷的本体就是他那个头巾,但是有时候为了工作需要他不得不把他的头巾取下来,每次看他那个生离死别的表情都要笑死我了hhhhhhhhh他真的可爱死了!!!!!!

364楼

楼主你最后一句话真的是说到我心里去了!自从看了雷总的走秀,我就觉得其他模特的走秀总是差了一点什么,然后有一次,就是去年巴黎时装周,他穿的那一身凯佬设计的高定走的开场,啧啧,真的没话说,看了他的开场我就觉得这个男人怎么这么耀眼啊!!他是电!!他是光啊啊啊!!

365楼

不,不是电,他是雷啊!不论怎样总是以惊心动魄的样子出场,他就是适合响彻天地啊!

366楼

第一次看雷总走秀我只有这一个想法:很好男人,你成功地引起了我的注意。然后,我就成为了雷总的脑残粉,真的自从粉上了他我的钱包就再也没有鼓起来过,它终于瘦身成功了。

367楼

对√雷总真的不算特别勤快,每次半个月我才能看见他人,然后每次他上了什么杂志我一定买好多本回去舔,这就导致我的钱包日渐消瘦。啊,万恶的饥饿营销。跪求雷总多露露他的帅脸吧!!!!!!

368楼

楼上你可知足吧,前几年雷总才叫神隐,要不是有更新那么一两次微博,我都怀疑他是不是失踪了。还好最近他变勤快了!感谢经纪人!感谢上苍!一定是我每天许愿奏效了!

387楼

这一次的时装秀···估计以我雷的咖位这次的时装秀估计又是什么知名的时装周吧。

389楼 

所以说雷总到底参加的是哪一个啊!!!!好想知道啊!

这个月是九月,九月开的时装周只有世界四大时装周了,所以雷总到底是参加的哪一个啊啊啊啊!

390楼

对!!!!我超想知道啊!

391楼

楼上加一

392楼 楼主

因为工作原因这个不能说啦qwq我们还是继续谈谈时装周吧!

我跟你们讲!虽然我之前怎么说我被雷总迷倒了,但是我发现一个东西!安哥也参加了这场时装秀啊啊啊啊啊!以我超强视力来看,雷总退场的时候刚好是安哥出场,然后他们两个悄咪咪地互相击掌了啊啊啊啊啊!甜死了!请让我想象一个场景:

安:表现好极了!

雷:应该的!接下来就到你了,安迷修你可别丢了面子啊。

安:放心吧,绝对不会的。

天啊!!!这个想想就好甜!!!这场时装秀简直是糖的盛宴啊!!最后的闭场是大家一起走的!刚好安雷的位置在一起,他们简直太般配了!你们看看以往的时装秀,要不雷总自己一个人走闭场,要不跟别人一起走别人的气势就被压得死死了,雷总的掠夺性真的太强了!但是这场不一样啊!安哥和雷总在一起完全没有失色,反而还显得他们很有cp感啊!真的太般配了!!他们为什么不去结婚啊!

393楼

对啊!雷总以往都是自己孤独的走,有安哥陪了就是不一样!你看看那粉红色的气息!

394楼

被楼主这么一说,我突然感觉安哥可能会抛弃娱乐圈,去时尚圈找雷狮咋办?

395楼

讲真,要是安哥真的去时尚圈了,只是杂志和时装秀完全不够舔啊!!上帝给了你一张帅脸,你就要好好利用它啊!!多让我们看看什么的,尽量大胆露脸!

396楼

我坚信劳模安不会变的!他会劳模下去的!

394楼

对了,你们有没有看到安哥和雷总的微博,他们好像都去了荷兰。

395楼

荷兰······

396楼

荷兰是个好地方啊!

397楼

他们是不是······

398楼

我怀疑他们是要去结婚

399楼

我的妈啊,我现在好激动咋办!万一真的是那就很幸福了!

400楼

我的心跳的好快啊,咋办

401楼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402楼

!!!!!!!!!!!!!!!!!!!!!!!!!!!!!!!!!!!!!!

403楼

Wocaowocaowocao

404楼

我瞬间炸裂!!!!!!

我来给你们表演一个反复跳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405楼

天啊!!!!!!!!!!!!我不是在做美梦吧!!梦见他们结婚什么的,呜呜呜

406楼

【图片jpg.】

天哪他们好苏啊啊啊啊啊啊!!!雷总说:“安迷修,你是我的人了。”然后配了一个他们两个戴戒指的手。安哥说:“我将对我所爱至死不渝。”配图是雷狮在郁金香花海里笑得明媚的样子。我的天!!!!!!!!!我死了!!!!1

407楼

99

408楼

99

······ 


end


50粉感谢

哇!!!我终于五十粉了!!然后,可以接受点梗!车也没问题,不过要是开车的话,我还要去学习一下车技。cp仅安雷,雷安,亮瑜,策瑜,all赤,顺便安我,安你其实也是可以的(其实就是我自己想吃)

求大家给评论哇qwqq要是没有评论我要尴尬死了

【安雷/贴吧体】演员安x超模雷(中)

······


250楼

啊,时隔一个星期,我回来了!然后我去看电影的首映!悄悄说一句,要是有视频的话,你们说不定还会听见我的尖叫,对对对,喊“安迷修我爱你”的就是我。但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安雷在首映发布会上面公开发糖啊啊啊啊!!大概当时的情况是这个样子:

在主持人问安哥:“你对觉得电影里面的女主角怎么样?”

然后之前在走神的雷总就立马回神,对安哥说:“安迷修,你呆毛乱了。”

当然,正直的安哥还没搞清楚雷总为啥说这个,他就摸了摸自己的呆毛,然后一本正经地说:“雷狮别闹,这个是机智毛,不叫呆毛。”

我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机智毛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安哥你重点歪到哪里去了哈哈哈,重点难道不应该是雷狮为什么突然和你说这个吗?不过我还是要好好表扬一下雷总这个心机boy哈哈哈哈,安雷大旗给你扛哈哈哈哈哈


251楼

恭喜楼主抢到250楼

252楼

世界人民发来贺电

253楼

雷·占有欲超强·狮

254楼

你的眼里只能有我,不准有别的女人!哈哈哈哈

255楼

霸道影帝的吃醋男朋友

256楼

安迷修!你是不是不爱我了!是你变了还是你厌倦了!

257楼

哈哈哈哈哈,楼上你们有毒啊!哈哈哈哈,笑得我肚子好痛啊

258楼

我根本不想要这种贺电好吗!?对了,我讲到哪里了。啊对了,我好像还没有说他们这个电影的人物设定。这个电影的时间是民国,然后安饰演扮猪吃老虎闷声搞大事的红党间谍,雷饰演的是邪魅狂狷直男杀手城府颇深的蓝党军官。然后在第二次红蓝合作的时候,安哥还没有被发现是间谍的身份,他就配安排到了雷总的队伍里,一次战场上雷总中弹了,是安哥亲自公主抱给抱到医疗兵那里的,对!是公主抱,因为没有担架了,雷总对自己的士兵挺好的,像担架什么的都是给自己的士兵先用的。

然后,就是因为有这个情节,主持人还专门问了一下是不是安哥亲自抱的,听到这句话雷总耳朵都红了,然后安哥还没有发现主持人的套路,他就很诚实地说:“对,使我亲自抱的。”真的要不是因为礼仪问题我都想刷yoooooooo了。

之后,主持人就说:“真的吗?有点不敢相信啊,可以现场演示一下吗?”我怀疑这个主持人是友军!Gj!毕竟一个绅士是难以拒绝一个女孩子的请求的,然后安哥只是迟疑了一会儿就答应了。

他把话筒递给旁边的人之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横抱起了雷狮,当时雷狮还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他愣住的表情真的好可爱啊(不你)

天哪!!!我要去楼下跑几圈!!真的好甜啊!!

259楼

我的妈,他们真的是太美好了!!怎么可以这么甜呜呜呜!

260楼

十块钱我出了,求他们去民政局结婚啊啊啊啊!

261楼

楼上+1

262楼

+100

263楼

+10086

264楼

讲真,我猜在主持人说不敢相信安哥能公主抱雷狮的时候,安哥的内心os应该是这样的:什么?你竟然说我抱不动雷狮?不行,今天我一定要让你看清到底谁是他老攻【万里长城厚的cp粉滤镜】

265楼

安哥:这么怀疑我,我不要面子的啊!

266楼

妈呀!我真的好想看电影啊!哇——!要是出来了我一定来他个七刷八刷,一刷舔雷总颜,二刷舔安哥颜,三刷吃安雷糖,四五六刷认真看剧情(我怕一不小心又在他们发糖的时候在脑海里飙起了车),七八刷就研究细节

267楼

请容许我刷一发y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

268楼

yoooooooooooo

269楼

我死了,世间已经再没有我。看见天边的烟花了吗?那就是我啊!!!

270楼

论吹他俩,我能给你吹出花来!

271楼

我突然好像让楼上吹出花来啊

272楼

我也······

273楼

······

貌似,过去了十分钟,楼主怎么还没回来啊。

274楼

楼主日常失踪

275楼

······

276楼

气氛突然沉默

278楼 楼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279楼

握草!发生了什么???

280楼

我·····突然有点焦躁不安

281楼

我也是,我的右眼一直在跳咋办

282楼

左眼跳财右眼跳灾,楼上你怕是真的有血光之灾啊

283楼

我记得前面有大佬分析了一下凹凸杂志,猜测这期的杂志内页有可能是安雷两人的合照,今天貌似正好是杂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284楼

281楼的那位兄弟!!你怕是真的有血光之灾了!这期杂志的内页简直啊啊啊啊啊!!微博放图了!! 不行!不能只有我一个人放鼻血!你们也必须一起来!我不管!

【图片1.jpg】

【图片2.jpg】

【图片3.jpg】

285楼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死了!!医疗兵!!!我b型血!!

286楼

前排出售血包

287楼

血包······快······

288楼

不管是谁!!!!!快来奶我一口啊!!

289楼

第二张图片简直了!雷狮他穿的深v啊啊啊啊啊,他的锁骨真好看!然后那个表情有点挑衅有点勾引,我的妈!!!国欠屌!

290楼

卧槽!雷狮简直····刺激!大家好,我的名字叫蕾

291楼

我的妈!雷总这个磨人的小妖精!

292楼

第三张真的暴击!!我的妈!天啊!安哥把雷总的双眼蒙住,然后靠近他的耳朵,仿佛是在他耳边低语,又仿佛是在轻轻地咬着他的耳朵。整个动作就色气的不行,配上这个色调,我的天啊!!!!!!!!!!!!!!!!!!!!!!!!

293楼

脑中开起云霄飞车

294楼

这不是去幼儿园的车!我打死也不下车!!

tbc


最后应该还有一章!!我真的很想写他们俩在t台走秀啊qwqq

【安雷/贴吧体】演员安x超模雷(上)


安雷发糖了!!!
1楼 楼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骑士大人出新电影了!!预告片简直帅炸了!!顺便,我还看见了雷总,从那种针锋相对的气氛来看这俩又是演的死敌!!天哪!好棒啊啊啊!!疯狂打call!!
2楼
啊?这有什么棒的啊……
3楼
楼上你怕是才刚入安雷圈,来来来,我给你科普一下。这两只第一部合作的剧是一部西欧剧,安哥饰演一个骑士长(这个也是粉丝对他的爱称的来源啦),雷总是一个富有远大抱负国王。你想想欧洲教权大于皇权这个事,你再想想剧里面雷总演的年轻的国王是肯定不会让教廷在自己头上的啦!所以……这个剧的结局是雷总亲手杀死了教廷的中坚力量安哥。
4楼
所以说,这俩在这剧里面怎么被凑cp的啊……
5楼
因为那部剧里面,安哥和雷总是一起长大的,是幼驯染设定啊qwqqqqqq开始超级甜的。
6楼
求楼上别提……卧槽……我现在想起这个剧情就好扎心。当初看最后一幕的时候我哭到死好吗!!!
7楼
等等……你们难道没有注意到“针锋相对”这个关键词吗?完了,又要开始虐了吗??果然十个安雷九个刀,还有一个是烈斩。
8楼
跪求官方爸爸手下留情!!!
9楼
别这么悲观,就算剧情里面虐,我们还有粮可以吃啊!!对吧!粮超甜的……超甜……这话说出来我自己都不信
10楼
啊,最近不知道太太们是不是偷偷商量好了,个个都发四十米长的烈斩。
11楼
对√每次吃粮我都感觉太太举着烈斩对我说:“我可以让你先跑三十九米。”
12楼 楼主
我的妈,我的二楼被抢了,我就是去上了个厕所。你们要不要这么凶残!啊,对了,讲真啊,我发现雷大爷最近演的影视作品好多啊,而且所有的影视作品都是和骑士大人合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甜啊啊!我又想写文了!!就是我的世界全是你那种感觉!!
13楼
来,笔递给您。
14楼
纸放在这儿
15楼
帮你准备好食物。
16楼
拿起荧光棒
17楼
准备打call!!
18楼
韩寒后悔韩红会画画!李时珍皮!
19楼
我去,楼上上太皮了hhhhhhhh
20楼
楼主:既然你们这么诚心诚意。那么,我就be吧。
21楼
楼上请闭嘴!万一楼主一个想不开,在我们小甜饼里面包上玻璃渣咋办?
22楼 楼主
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23楼
请停止你大胆的想法
24楼
这个想法要不得要不得。
25楼 楼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天哪,凹凸杂志的封面照出来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死了!世间已经没有我!!封面是雷狮啊!!雷狮!!怎么这么好看啊啊啊!!呜呜呜,我爱他!![图片]
26楼
卧槽……雷大爷好色气啊啊啊!不行!医疗兵!!
27楼
雷狮翘着腿坐在王座上,在幽暗的灯光中,我只看见他的身影。他双眼微眯,嘴角带有他特有的坏笑,一只手做成手枪的样子高举着。一瞬间,我觉得那把枪射出了一颗子弹,那子弹直直向我飞来,正中我的胸口,我死了。我被他撩死了!!!
28楼
hhhhhhh楼上好文笔!
29楼
你们难道没有注意到一个重点吗?雷大爷脸上有一双手托着他的脸,那个手我仔细对着安哥的手瞅了瞅,那绝对是安哥的。有图有真相[图片]
30楼
楼上细节帝,水土不服就服你
31楼
我去!真的啊!
32楼
我的妈啊啊啊!!官逼同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33楼
要是按照官方的套路来说的话,一般封面双人合照,内页里面都会有两个人的其他海报,不过不知道一个人加一双手算不算合照了。
34楼
被楼上这么一说,我突然好期待这次发刊啊啊啊!!怎么办!我想买爆它!先定个小目标吧,比如:先买个百八十本,一本收藏,其他的都用来舔。妙啊!!!
35楼
楼上厉害,土豪啊!

tbc

【亮瑜】当他揭开假面(二)

亮瑜明朝次辅paro!

黑化注意!

  冬天的夜向来黑得早,街上的孩童早被母亲唤回了家,街上只有零星几个小店点亮了昏黄的灯,天上也只有零星几个白点点缀这如墨的夜。

  “叩叩叩······”几声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了恶犬,在狂吠之中侧门开了一条缝。见来人是马谡,门童这才把门打开,恶犬嗅出是熟人的味道也停止了狂吠。

  马谡快步步入府中。

  “你来了。”

  马谡没有多言,耐心等待着此人的下一句话。

  “事情都做妥当了吗?”

  “事情已做妥,只待时机一到,周府定满门抄斩。只是······学生不明白一点,老师您与周阁老私交甚笃,为何要下如此杀招。”

   诸葛亮见杯中的茶水已尽,又新添了水,那杯中沉底的茶叶随着水的上涨,又开始翻转,升腾起来。他捧起茶杯,吹散了杯面朦胧的白烟,答复道:“幼常,你多言了。”

  这一刻,马谡突然看不清诸葛亮的神色,他只觉得那带着茶香的雾越来越浓,那雾遮住了诸葛亮的眉眼,遮住了诸葛亮的心;这一刻,他恍然发现自己从来没有看透过诸葛亮的想法。他听着诸葛亮平淡的话语,心中陡然生出了一股寒意,诚惶诚恐道:“是学生逾矩了。”

  夜色之中,诸葛府的侧门再次打开,门前的马车扬长而去。

  诸葛亮依旧坐在原处,丝毫未动,他盯着杯中的茶叶喃喃道:“公瑾,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呢?不告诉我才订下了婚约,我之前在邀你进我府上的时候已经给过你一次机会了,可是你还是决心欺骗我······没事的,你要是想逃,我就折断你的羽翼,你要是想藏,我便让你无处可藏。”

  

 

  几月之后,科举被曝泄题,无数考生策论的答案近乎相同。天子震怒,下令刑部、大理寺、都察院共同审理。

  又是半个月,周府被查与科举舞弊案有重大关系,而一切证据直指主考官——周瑜内阁大学士。

  在周瑜待罪家中之时,有关检举周瑜及周家的折子一起涌上皇帝的案前,这时只有零星几人为周瑜说话,其中官职最大的便是诸葛阁老。

  三人成虎,即使是圣人也无法躲过如此大面积的诬蔑,更何况还是一个如此招人嫉妒的阁老,理所当然的,周瑜锒铛入狱。

  诸葛亮听到这消息时,脸上依旧是一片平静,一切都在按他的预期发展。

  接下来便是斩首了。我期待着你的世界只有我的日子······念此,诸葛亮的如深潭般阴暗、冰冷的眸子有了暖色。

  

 

  被送上法场的时候,周瑜除了面容憔悴,衣衫不净以外看不出他曾身陷囹圄,这是诸葛亮买通狱官的结果。

  周瑜此时无比感谢诸葛亮,感谢他让自己在众人面前保留了最后的尊严,他平静地看着百姓或不忍或悲伤的表情,心中突然生出了“不甘心”的情绪,他不甘心自己被诬陷而走上法场,他不甘心因为自己而牵连家人,他不甘心自己辜负了诸葛亮的情谊,然而不甘心又有什么用呢?一切······这一切都完了。他闭上眼,静静地等待着死神的到来。

  一片黑暗之中他似是听见有人一遍又一遍地唤着“公瑾”,他想睁开双眼,但是那眼皮好似是铅做的,无论如何也睁不开。良久之后,那呼唤声断了,他失去了意识,又开始在黑暗中漂泊起来。

tbc

明朝科举舞弊其实是应该被削籍、革职或者降职的,但是为了剧情发展我改成了清朝的处理方式。qwq请谅解

嗯······后面大概就是车车车了//////

当他揭开假面

次辅paro!明朝设定,亮亮和公瑾都是内阁大臣,然后设定为亮亮比公瑾年龄大。


“诸葛阁老,可否有时间陪我手谈一局?”周瑜指了指自己身前的棋盘。

  “公瑾,你这样叫我可就生分了。区区手谈一局,有何不可?别说一局,就是千局百局我也答应。”

  “孔明这哄人的嘴还是这么甜。”周瑜轻笑道。

  “甜不甜,你不是心里清楚得很吗?”诸葛亮俯下身子,将脸凑近,他的鼻尖几乎要和周瑜的贴在一起。

   “不知羞!”周瑜撇开头,故意不去看诸葛亮满是笑意的眼睛。正巧,他这一转过头后,原本隐藏在发丝后的耳朵就露了出来,露出来倒也没什么,但是他那只露出来的耳朵全红了!

   诸葛亮见了低低的笑了出声,而他的笑声导致的结果是周瑜的耳朵更红了,红得要滴出血来。

  周瑜将手握成拳抵在唇上,清了清嗓子以掩饰自己的尴尬,然后转过头来用手推了推棋盘旁的棋笥,示意诸葛亮把注意力放在手谈上。

  “公瑾执白?”

  “这次我想执黑。”我才不是因为想让他不痛快才执黑的,只是因为黑子是那么好看,那么圆润,手感那么好才执黑的。

  “好公瑾,你就让我执黑吧,先前的事我向你赔个不是。”诸葛亮色挠。

  “好。”

周瑜抓起一把白棋,将手握成拳,放在棋盘上。

  诸葛亮思虑了一会儿,便在棋笥中抓了两颗棋子放在棋盘上。

  周瑜面色稍霁,他摊开手,手中放着三颗棋子。

  “请。”

  周瑜双指拈起一子,子落天元。世人皆知,落子天元者,不是奇才,便是傻子。而周瑜身为年龄最小入阁之人理应为前者。

  又一黑子落,子落左下星位。

  周瑜挑眉,“孔明,若我胜你那可真胜之不武,这棋局也就没了意思。”

  诸葛亮嘴角含笑,不做言语。

  半晌,白子势若龙盘,团团围住黑子,黑子不得出路。

诸葛亮双指拈起黑子,久久不落。最后,他在棋笥中抓起两子,放在了棋盘边线外。

“我棋力不敌公瑾。这局棋公瑾可下的尽兴?”诸葛亮一边整理棋具一边说道。

“尽兴,尽兴极了!”周瑜抚掌大笑。

见周瑜这模样,诸葛亮便知周瑜气消了。他一面用白布擦拭棋盘,一面暗自笑周瑜小孩子心性。

“对了,孔明。你曾言若是我与你对弈,胜你五十局,你便把你家那珍藏的孤本赠与我,恰好此局正是第五十局。”

诸葛亮笑着摇头:“你就光记着这个了。好,我这便带你去领那孤本,顺道去尝尝我府上的厨房琢磨出来的新花样。”

“好!孔明你人真好,我果然没交错你这个朋友!”

  诸葛亮眼神忽然一暗:你若知道真相便不会如此觉得了。

  他垂睫轻笑,掩去了眼中的暗色:“那便谢公瑾美言了。”


君臣(番外)

食用说明:
甜的糖!不含防腐剂!不含玻璃渣!是小公瑾和小伯符的故事。
祝食用愉快

1.孙策:“阿瑜!阿瑜!我有字了!”
  周瑜:“今年你不过十岁,哪来的字?你尽晓得骗我。”
  孙策靠近周瑜,在他耳旁小声说道:“今日我偷偷去阿爹书房,发现他书案上写了许多字,像‘伯雍’啊,‘伯符’啊什么的,然后他在‘伯符’上画了个圈。这铁定是我的字了!”
  周瑜看着他得意的样子,觉得他十足像自己表兄养的狸花猫,周瑜缓缓道:“那这万一不是为你取的字呢?”
孙策:“先别管那些,阿瑜你先叫一声‘伯符’让我听听!”
  看着那充满期待的眼睛,周瑜不忍拒绝,他无奈地叹了口气,小声唤道:“伯符。”
  孙策一脸笑意地看向周瑜,调笑道:“小娘子,可否大些声?”
  周瑜气得拂袖而去,口中骂道:“浪荡子!”
  孙策看着周瑜微红的双耳不由哈哈大笑,他笑了好一会儿才发现周瑜已经走远了:“阿瑜!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等等我啊!诶?你怎么越走越快了!”

2.孙策最近脸上总是带着一块纱布,这只因几日前的一件事。
  日头正好,孙策邀周瑜出去游玩,却被周瑜以“不可白日喧淫”为由拒绝了。当天下午,孙策便带来两只蝈蝈进了周瑜的书房。
  他把蝈蝈摆在书案上,好心地问了一句:“阿瑜,要一起玩蝈蝈吗?”
  “多谢好意,我现在还需温书。”
得到意料之中的答案,孙策放心地点了点头然后开始实施自己的大计。
  他拿出自己经常叼在嘴里那那种草,戳了戳盘中的蝈蝈,夸张的大喊:“金角大王!快冲啊!”他又挪到案几的另一边,拿着草戳了戳另一只蝈蝈,故意压低声线:“银角大王,别放弃,你一定可以撞翻那个无名小卒的。”
  周瑜看似认真地看书,实际上自在孙策开始玩蝈蝈时起他就没再翻过一面。他偷偷地用书挡住脸,只露出一双眼睛认真的观看这战场上的动态。
  不想孙策早就注意到了周瑜的样子,心说:阿瑜啊,你这人就是嘴硬,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他又问了一遍:“阿瑜,一起玩儿?”
  周瑜沉吟了片刻,然后犹豫着说:“不……不好吧,我还是不玩了。”
  孙策一把揽住周瑜,把草塞在他手里:“你我之间还客气什么!”
  然后的然后,口嫌体正直的周公子便和孙郎一起愉快的玩耍了起来。
  然而晚上,周异来检查功课的时候发现周瑜竟然背得结结巴巴,他毫不犹豫的唤来仆人,把公子带下去打了五板子。周瑜在被打板子的过程中想起罪魁祸首那痞笑的脸,恨不得在他脸上咬上一口。
 

 

君臣(策瑜)

 是夜,四野静谧,只听得蝉鸣鸟语,皎洁的月光洒在地面,亮了一方天地。突然,一阵马蹄声与凌乱的脚步声从远处传来,会稽官道上尘土飞扬。

 “中郎将,将士们日夜兼程现已跟不上如此快的行军速度。不如我们先在此休息片刻,明日再启程?”

 周瑜轻叹了一口气道:“是我心急了。”他停下马对身后的人马说:“现在我们在此地歇息片刻,明日启程。”

 

 周瑜一到会稽就匆匆忙忙地赶往主城。到达主城时,他来不及洗浴就顶着一身风尘前去看望孙策。

 他刚要打开房门,只听见孙策一声怒吼传来:“滚!”

 周瑜在外作了个揖,轻声道:“主公,我是周瑜。”

 周瑜在外站了半晌,见孙策再无回复便走进了房间。

 房间很暗很乱。窗户紧闭着,一丝阳光也钻不进来,大概是很久没有通气,整个房间都弥漫着血腥味;地上有一面碎掉的铜镜和被打翻的盆。

 周瑜走向房门,正要打开门时,孙策这才虚弱地开口:“公瑾……别……”

 周瑜轻叹了口气,慢慢走向孙策。先前房间太黑他还没注意到孙策的模样,这时待他走进了看被吓了一跳:先前那意气风发的孙郎竟如此颓唐!蓬头垢面,一根根血丝爬上了他的眼球,眼底的青黑重得吓人,脸上的纱带还不时渗出乌黑的血。

 孙策仿佛感受到了周瑜的目光,抬起枯瘦的手挡了挡脸:“公瑾别看。”

 “好。”

 一时间无人再语,房间陷入了诡异的寂静。

 “公瑾,我梦到干吉了。他对我说‘小霸王你为人暴戾,如今这样是罪有应得’。公瑾你说我会好起来吗?”

  不等周瑜回答,孙策便自顾自地继续说下去:“公瑾我记得我们相识的时候……”

  我们相识的时候?对了,我们是在十岁的时候相识的。

  舒县周府中,周家的少爷总是要在这时接受父亲对于功课的考察,但是今日的内容却与以往大不相同。

  “瑜儿我曾带你去过洛阳,你觉得洛阳如何?”

  “洛阳繁华但实在奢靡,不如舒县。”

  “嗯,有时候一个国家的都城便可体现出一个国家的兴亡。现天下豪杰并起,破虏将军孙坚便是其中的佼佼者,而其子孙策如此年幼便可知广结善缘,可见此子比于其父,有过之而无不及。今孙策身处舒县,你可前去拜会。”

  “是,父亲。”

  周瑜本想做全准备去拜会孙策的,但谁料想到第二天孙坚便带着他的妻子过来了。

  正值练武之时,周瑜拿起剑挽了个剑花便行云流水地舞起剑来。春日暖阳,飒飒竹音,婉转鸟语,英姿少年,宛若人间仙境。

  突然,一柄长棍刺向周瑜,周瑜依着剑势轻松地挡住了这一次攻击。那使棍的少年一见,眉眼间满是找到敌手的兴奋。只见那本被打歪的长棍突然扭转了方向伴破竹之势向周瑜劈来,周瑜微侧身子躲过了这一棍,他执起长剑向来人刺去。那人用棍向上一挑,只听见“铿”的一声,宛如凤鸣,接着便看见那长剑插入了土地。

  周瑜怔了怔,然后便向那人作了一揖。那人恭敬地还了礼,便兴奋地说道:“在下孙策,冒昧来扰,万分抱歉。方才我看你舞剑便起了过招之心,没想到竟棋逢对手,不免一时有些忘形,若有冒犯,请君见谅。”

 周瑜没想到来人竟是那孙策,又见他如此知礼便原谅了他刚才的行径:“在下周瑜,久仰大名。”

  孙策拍了拍周瑜的肩,一副自来熟的模样,大笑道:“你我之间客气什么!”

  正所谓不打不相识,这两人便是在这场打斗中结了缘,自此互相结拜,世人皆称“总角之交”。

  

  时隔多年,周瑜和孙策的信件也没有断过,不过信的内容无外乎是些生活琐事,有关政要到是极少,但是最近的一封来信却罕见的提出孙策想要向周瑜的叔父借兵一事。周瑜仔细思索了很久,决定帮助孙策向周尚借兵。

  周瑜把周尚请到自己的书房,亲自斟了一杯茶摆在周尚面前,随即又为自己添了一盏茶。正在周瑜低下头添茶之时,几缕青丝从他肩头滑落,缕缕发丝模糊了他的神色。终于,周尚先开了口:“侄儿,你此番请我来的目的我已经知晓,我相信你的眼光,但是能否保证手下的兵没有伤亡?”

  “叔父,每个士兵在上战场前都会做好战死沙场的心理准备,而作为将领我能做的就是尽力减少伤亡并且安顿好他们的家人,让他们没有后顾之忧。‘人固有一死,或轻于鸿毛,或重于泰山’,我认为每一个军人所希望的是战死沙场,是光荣地死去,是为后人安定的生活而死,而不是一生碌碌无为,老死田间。”

  周尚沉吟了片刻,才缓缓开口:“罢了,叔父信你也信孙策。我老咯,现在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

  次日,周瑜带着一帮精兵去迎接孙策。孙策看着周瑜身后的兵马不由大喜,但也只是一会儿,孙策收敛住了笑容,认真地盯着周瑜的眼眸说:“公瑾我欲成大事,你可愿伴我左右?”

  周瑜郑重地跪下身道:“是,主公。”

  这一刻起,他们之间的关系就再也回不到从前。

  后来,周瑜跟着孙策一起作战,几乎平定了整个江东,那时他的部队已经发展到了几万人之多。

  夜黑如墨,不见幽幽月光,只见孙策的书房的灯还亮着,仿佛这天地间唯一的光亮。

  “公瑾,我用这支队伍攻取吴郡、会稽郡,平定山越,已经足够了,你回去镇守丹阳吧。”未等周瑜反应,他便接着说:“夜深了,你早些回去歇息吧,明早便启程。”

  “是,主公。”周瑜只是应了一句,便不再多语。

  建安四年,逢天大旱,民不聊生。这是城中出现一黄衣老道,在城门开设义诊,救济百姓,深得人心。一次,孙策在城楼上宴请众将士,干吉突然到访,一副神仙作态,并让众将士下楼迎接。孙策不曾想到竟有三分之二的将士下楼,他从座位上站起,拂袖而去。这场宴会便不欢而散。

  知道此事后,孙夫人寻了个时间便提着食盒走向了孙策的书房。她轻叩孙策的房门便走了进去。

  “母亲?你怎么来了?”孙策诧异道。

  “策儿,我见天色如此晚你房间的灯却还一直亮着,想来你应该有些饿,便做了些糕点来让你垫垫肚子。有你最喜欢的芙蓉糕,刚做好。”孙夫人把碟子从食盒中一碟一碟的拿出放在矮几上,然后把碟子向孙策的方向推了推。

  孙策静静地端详了那些糕点一会儿,缓缓开口道:“母亲您今晚前来所为何事?”

  “我只想劝你放干吉一马,此人助军作福,医护将士,不可杀。”

  “母亲,我心意已决,时日不早了,您早些休息吧。”

  “策儿······”孙夫人哑声道。

  “母亲!”

  孙夫人张了张口,还想说些什么。她盯着孙策的眼睛,想要从里面找出一丝动摇之色,但里面除了决然再无其他。

  她还是妥协了。孙夫人叹了口气:“策儿,这些糕点你还是吃了吧,我有些累了。”

  孙夫人走后不久又一人光顾了孙策的房间。孙策不用看那人的脸,不用听那人的声音,只凭其脚步声便可知来人是周公瑾。

  周瑜作了个长揖,斟酌了一会儿开场白还未等他说出口,孙策便说:“我知道你要说些什么,干吉一事我自有断绝。”

  “咚”的一声,周瑜跪在了地上,他直立起腰,目不斜视地看着孙策:“主公!干吉若真被处死会对我们苦心经营名声造成极大的伤害!主公,干吉不能死!”

  男儿膝下有黄金,今天他周公瑾竟因为一个干吉对他下跪。好,好!他们简直是反了!

  孙策站起身,找来侍卫:“传我令:干吉妖妄,能幻惑众心,远使诸将不复相顾君臣之礼,不可不死!即刻斩首!”

  “主公!”

  当晚,乱民暴起,孙策只得令士兵架起弓弩对向这些百姓。在弓弩的威胁下,这个乱民只得虎视眈眈地盯着那个刽子手。

  刀起,头落。万人齐哀。

  突然天降大雨,这场大雨冲掉了地上的血迹,仿佛这里没有发生任何事,世上也没有一个名叫干吉的人。人群中爆出一声欢呼,接着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孙郎好样的!”接着,赞美声如潮水般涌来。

  一个月之后,孙策出征,周瑜只接到了孙策的口传命令:镇守巴丘。

  

  “公瑾。公瑾?”孙策拍了拍身旁的周瑜。

  周瑜这才回过神来,答了一声:“主公我在。”

  “公瑾,是我对不住你······”

  “无碍,伯符。”

  听着那许久未听见一声“伯符”,孙策笑了,笑得极开心像艳丽的向日葵,这是他自受伤以来第一次笑。

  然后,房间里传来一阵绵长的呼吸声。

 “伯符,好好休息吧,你太累了。”

  次日,孙策格外精神,他自己也猜到了是回光返照,便找了孙权和张昭交代后事。

  正午,本来高照的艳阳却突然隐在了乌云后透不出半点阳光,天开始下起了瓢泼大雨。一声悲喊穿过了围墙的桎梏传遍了整个孙府。

  建安五年,孙策卒,时年二十六岁。


自从看完江东双璧之后我就爬墙了,然后愉快的产了这个粮,祝大家食用愉快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