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罭

吃耀all,老王的脑残粉,天雷菊湾;瑜吹,我家都督最帅了!赤司厨,阿征的痴汉w

【亮瑜】当他揭开假面(三)

亮瑜明朝paro!

背后注意!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37109920348866#_0


迟到的车,这是我第一次开车,写的不好请见谅qwq要是没蓝见评论

【亮瑜】当他揭开假面(二)

亮瑜明朝次辅paro!

黑化注意!

  冬天的夜向来黑得早,街上的孩童早被母亲唤回了家,街上只有零星几个小店点亮了昏黄的灯,天上也只有零星几个白点点缀这如墨的夜。

  “叩叩叩······”几声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了恶犬,在狂吠之中侧门开了一条缝。见来人是马谡,门童这才把门打开,恶犬嗅出是熟人的味道也停止了狂吠。

  马谡快步步入府中。

  “你来了。”

  马谡没有多言,耐心等待着此人的下一句话。

  “事情都做妥当了吗?”

  “事情已做妥,只待时机一到,周府定满门抄斩。只是······学生不明白一点,老师您与周阁老私交甚笃,为何要下如此杀招。”

   诸葛亮见杯中的茶水已尽,又新添了水,那杯中沉底的茶叶随着水的上涨,又开始翻转,升腾起来。他捧起茶杯,吹散了杯面朦胧的白烟,答复道:“幼常,你多言了。”

  这一刻,马谡突然看不清诸葛亮的神色,他只觉得那带着茶香的雾越来越浓,那雾遮住了诸葛亮的眉眼,遮住了诸葛亮的心;这一刻,他恍然发现自己从来没有看透过诸葛亮的想法。他听着诸葛亮平淡的话语,心中陡然生出了一股寒意,诚惶诚恐道:“是学生逾矩了。”

  夜色之中,诸葛府的侧门再次打开,门前的马车扬长而去。

  诸葛亮依旧坐在原处,丝毫未动,他盯着杯中的茶叶喃喃道:“公瑾,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呢?不告诉我才订下了婚约,我之前在邀你进我府上的时候已经给过你一次机会了,可是你还是决心欺骗我······没事的,你要是想逃,我就折断你的羽翼,你要是想藏,我便让你无处可藏。”

  

 

  几月之后,科举被曝泄题,无数考生策论的答案近乎相同。天子震怒,下令刑部、大理寺、都察院共同审理。

  又是半个月,周府被查与科举舞弊案有重大关系,而一切证据直指主考官——周瑜内阁大学士。

  在周瑜待罪家中之时,有关检举周瑜及周家的折子一起涌上皇帝的案前,这时只有零星几人为周瑜说话,其中官职最大的便是诸葛阁老。

  三人成虎,即使是圣人也无法躲过如此大面积的诬蔑,更何况还是一个如此招人嫉妒的阁老,理所当然的,周瑜锒铛入狱。

  诸葛亮听到这消息时,脸上依旧是一片平静,一切都在按他的预期发展。

  接下来便是斩首了。我期待着你的世界只有我的日子······念此,诸葛亮的如深潭般阴暗、冰冷的眸子有了暖色。

  

 

  被送上法场的时候,周瑜除了面容憔悴,衣衫不净以外看不出他曾身陷囹圄,这是诸葛亮买通狱官的结果。

  周瑜此时无比感谢诸葛亮,感谢他让自己在众人面前保留了最后的尊严,他平静地看着百姓或不忍或悲伤的表情,心中突然生出了“不甘心”的情绪,他不甘心自己被诬陷而走上法场,他不甘心因为自己而牵连家人,他不甘心自己辜负了诸葛亮的情谊,然而不甘心又有什么用呢?一切······这一切都完了。他闭上眼,静静地等待着死神的到来。

  一片黑暗之中他似是听见有人一遍又一遍地唤着“公瑾”,他想睁开双眼,但是那眼皮好似是铅做的,无论如何也睁不开。良久之后,那呼唤声断了,他失去了意识,又开始在黑暗中漂泊起来。

tbc

明朝科举舞弊其实是应该被削籍、革职或者降职的,但是为了剧情发展我改成了清朝的处理方式。qwq请谅解

嗯······后面大概就是车车车了//////

当他揭开假面

次辅paro!明朝设定,亮亮和公瑾都是内阁大臣,然后设定为亮亮比公瑾年龄大。


“诸葛阁老,可否有时间陪我手谈一局?”周瑜指了指自己身前的棋盘。

  “公瑾,你这样叫我可就生分了。区区手谈一局,有何不可?别说一局,就是千局百局我也答应。”

  “孔明这哄人的嘴还是这么甜。”周瑜轻笑道。

  “甜不甜,你不是心里清楚得很吗?”诸葛亮俯下身子,将脸凑近,他的鼻尖几乎要和周瑜的贴在一起。

   “不知羞!”周瑜撇开头,故意不去看诸葛亮满是笑意的眼睛。正巧,他这一转过头后,原本隐藏在发丝后的耳朵就露了出来,露出来倒也没什么,但是他那只露出来的耳朵全红了!

   诸葛亮见了低低的笑了出声,而他的笑声导致的结果是周瑜的耳朵更红了,红得要滴出血来。

  周瑜将手握成拳抵在唇上,清了清嗓子以掩饰自己的尴尬,然后转过头来用手推了推棋盘旁的棋笥,示意诸葛亮把注意力放在手谈上。

  “公瑾执白?”

  “这次我想执黑。”我才不是因为想让他不痛快才执黑的,只是因为黑子是那么好看,那么圆润,手感那么好才执黑的。

  “好公瑾,你就让我执黑吧,先前的事我向你赔个不是。”诸葛亮色挠。

  “好。”

周瑜抓起一把白棋,将手握成拳,放在棋盘上。

  诸葛亮思虑了一会儿,便在棋笥中抓了两颗棋子放在棋盘上。

  周瑜面色稍霁,他摊开手,手中放着三颗棋子。

  “请。”

  周瑜双指拈起一子,子落天元。世人皆知,落子天元者,不是奇才,便是傻子。而周瑜身为年龄最小入阁之人理应为前者。

  又一黑子落,子落左下星位。

  周瑜挑眉,“孔明,若我胜你那可真胜之不武,这棋局也就没了意思。”

  诸葛亮嘴角含笑,不做言语。

  半晌,白子势若龙盘,团团围住黑子,黑子不得出路。

诸葛亮双指拈起黑子,久久不落。最后,他在棋笥中抓起两子,放在了棋盘边线外。

“我棋力不敌公瑾。这局棋公瑾可下的尽兴?”诸葛亮一边整理棋具一边说道。

“尽兴,尽兴极了!”周瑜抚掌大笑。

见周瑜这模样,诸葛亮便知周瑜气消了。他一面用白布擦拭棋盘,一面暗自笑周瑜小孩子心性。

“对了,孔明。你曾言若是我与你对弈,胜你五十局,你便把你家那珍藏的孤本赠与我,恰好此局正是第五十局。”

诸葛亮笑着摇头:“你就光记着这个了。好,我这便带你去领那孤本,顺道去尝尝我府上的厨房琢磨出来的新花样。”

“好!孔明你人真好,我果然没交错你这个朋友!”

  诸葛亮眼神忽然一暗:你若知道真相便不会如此觉得了。

  他垂睫轻笑,掩去了眼中的暗色:“那便谢公瑾美言了。”


君臣(番外)

食用说明:
甜的糖!不含防腐剂!不含玻璃渣!是小公瑾和小伯符的故事。
祝食用愉快

1.孙策:“阿瑜!阿瑜!我有字了!”
  周瑜:“今年你不过十岁,哪来的字?你尽晓得骗我。”
  孙策靠近周瑜,在他耳旁小声说道:“今日我偷偷去阿爹书房,发现他书案上写了许多字,像‘伯雍’啊,‘伯符’啊什么的,然后他在‘伯符’上画了个圈。这铁定是我的字了!”
  周瑜看着他得意的样子,觉得他十足像自己表兄养的狸花猫,周瑜缓缓道:“那这万一不是为你取的字呢?”
孙策:“先别管那些,阿瑜你先叫一声‘伯符’让我听听!”
  看着那充满期待的眼睛,周瑜不忍拒绝,他无奈地叹了口气,小声唤道:“伯符。”
  孙策一脸笑意地看向周瑜,调笑道:“小娘子,可否大些声?”
  周瑜气得拂袖而去,口中骂道:“浪荡子!”
  孙策看着周瑜微红的双耳不由哈哈大笑,他笑了好一会儿才发现周瑜已经走远了:“阿瑜!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等等我啊!诶?你怎么越走越快了!”

2.孙策最近脸上总是带着一块纱布,这只因几日前的一件事。
  日头正好,孙策邀周瑜出去游玩,却被周瑜以“不可白日喧淫”为由拒绝了。当天下午,孙策便带来两只蝈蝈进了周瑜的书房。
  他把蝈蝈摆在书案上,好心地问了一句:“阿瑜,要一起玩蝈蝈吗?”
  “多谢好意,我现在还需温书。”
得到意料之中的答案,孙策放心地点了点头然后开始实施自己的大计。
  他拿出自己经常叼在嘴里那那种草,戳了戳盘中的蝈蝈,夸张的大喊:“金角大王!快冲啊!”他又挪到案几的另一边,拿着草戳了戳另一只蝈蝈,故意压低声线:“银角大王,别放弃,你一定可以撞翻那个无名小卒的。”
  周瑜看似认真地看书,实际上自在孙策开始玩蝈蝈时起他就没再翻过一面。他偷偷地用书挡住脸,只露出一双眼睛认真的观看这战场上的动态。
  不想孙策早就注意到了周瑜的样子,心说:阿瑜啊,你这人就是嘴硬,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他又问了一遍:“阿瑜,一起玩儿?”
  周瑜沉吟了片刻,然后犹豫着说:“不……不好吧,我还是不玩了。”
  孙策一把揽住周瑜,把草塞在他手里:“你我之间还客气什么!”
  然后的然后,口嫌体正直的周公子便和孙郎一起愉快的玩耍了起来。
  然而晚上,周异来检查功课的时候发现周瑜竟然背得结结巴巴,他毫不犹豫的唤来仆人,把公子带下去打了五板子。周瑜在被打板子的过程中想起罪魁祸首那痞笑的脸,恨不得在他脸上咬上一口。
 

 

君臣(策瑜)

 是夜,四野静谧,只听得蝉鸣鸟语,皎洁的月光洒在地面,亮了一方天地。突然,一阵马蹄声与凌乱的脚步声从远处传来,会稽官道上尘土飞扬。

 “中郎将,将士们日夜兼程现已跟不上如此快的行军速度。不如我们先在此休息片刻,明日再启程?”

 周瑜轻叹了一口气道:“是我心急了。”他停下马对身后的人马说:“现在我们在此地歇息片刻,明日启程。”

 

 周瑜一到会稽就匆匆忙忙地赶往主城。到达主城时,他来不及洗浴就顶着一身风尘前去看望孙策。

 他刚要打开房门,只听见孙策一声怒吼传来:“滚!”

 周瑜在外作了个揖,轻声道:“主公,我是周瑜。”

 周瑜在外站了半晌,见孙策再无回复便走进了房间。

 房间很暗很乱。窗户紧闭着,一丝阳光也钻不进来,大概是很久没有通气,整个房间都弥漫着血腥味;地上有一面碎掉的铜镜和被打翻的盆。

 周瑜走向房门,正要打开门时,孙策这才虚弱地开口:“公瑾……别……”

 周瑜轻叹了口气,慢慢走向孙策。先前房间太黑他还没注意到孙策的模样,这时待他走进了看被吓了一跳:先前那意气风发的孙郎竟如此颓唐!蓬头垢面,一根根血丝爬上了他的眼球,眼底的青黑重得吓人,脸上的纱带还不时渗出乌黑的血。

 孙策仿佛感受到了周瑜的目光,抬起枯瘦的手挡了挡脸:“公瑾别看。”

 “好。”

 一时间无人再语,房间陷入了诡异的寂静。

 “公瑾,我梦到干吉了。他对我说‘小霸王你为人暴戾,如今这样是罪有应得’。公瑾你说我会好起来吗?”

  不等周瑜回答,孙策便自顾自地继续说下去:“公瑾我记得我们相识的时候……”

  我们相识的时候?对了,我们是在十岁的时候相识的。

  舒县周府中,周家的少爷总是要在这时接受父亲对于功课的考察,但是今日的内容却与以往大不相同。

  “瑜儿我曾带你去过洛阳,你觉得洛阳如何?”

  “洛阳繁华但实在奢靡,不如舒县。”

  “嗯,有时候一个国家的都城便可体现出一个国家的兴亡。现天下豪杰并起,破虏将军孙坚便是其中的佼佼者,而其子孙策如此年幼便可知广结善缘,可见此子比于其父,有过之而无不及。今孙策身处舒县,你可前去拜会。”

  “是,父亲。”

  周瑜本想做全准备去拜会孙策的,但谁料想到第二天孙坚便带着他的妻子过来了。

  正值练武之时,周瑜拿起剑挽了个剑花便行云流水地舞起剑来。春日暖阳,飒飒竹音,婉转鸟语,英姿少年,宛若人间仙境。

  突然,一柄长棍刺向周瑜,周瑜依着剑势轻松地挡住了这一次攻击。那使棍的少年一见,眉眼间满是找到敌手的兴奋。只见那本被打歪的长棍突然扭转了方向伴破竹之势向周瑜劈来,周瑜微侧身子躲过了这一棍,他执起长剑向来人刺去。那人用棍向上一挑,只听见“铿”的一声,宛如凤鸣,接着便看见那长剑插入了土地。

  周瑜怔了怔,然后便向那人作了一揖。那人恭敬地还了礼,便兴奋地说道:“在下孙策,冒昧来扰,万分抱歉。方才我看你舞剑便起了过招之心,没想到竟棋逢对手,不免一时有些忘形,若有冒犯,请君见谅。”

 周瑜没想到来人竟是那孙策,又见他如此知礼便原谅了他刚才的行径:“在下周瑜,久仰大名。”

  孙策拍了拍周瑜的肩,一副自来熟的模样,大笑道:“你我之间客气什么!”

  正所谓不打不相识,这两人便是在这场打斗中结了缘,自此互相结拜,世人皆称“总角之交”。

  

  时隔多年,周瑜和孙策的信件也没有断过,不过信的内容无外乎是些生活琐事,有关政要到是极少,但是最近的一封来信却罕见的提出孙策想要向周瑜的叔父借兵一事。周瑜仔细思索了很久,决定帮助孙策向周尚借兵。

  周瑜把周尚请到自己的书房,亲自斟了一杯茶摆在周尚面前,随即又为自己添了一盏茶。正在周瑜低下头添茶之时,几缕青丝从他肩头滑落,缕缕发丝模糊了他的神色。终于,周尚先开了口:“侄儿,你此番请我来的目的我已经知晓,我相信你的眼光,但是能否保证手下的兵没有伤亡?”

  “叔父,每个士兵在上战场前都会做好战死沙场的心理准备,而作为将领我能做的就是尽力减少伤亡并且安顿好他们的家人,让他们没有后顾之忧。‘人固有一死,或轻于鸿毛,或重于泰山’,我认为每一个军人所希望的是战死沙场,是光荣地死去,是为后人安定的生活而死,而不是一生碌碌无为,老死田间。”

  周尚沉吟了片刻,才缓缓开口:“罢了,叔父信你也信孙策。我老咯,现在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

  次日,周瑜带着一帮精兵去迎接孙策。孙策看着周瑜身后的兵马不由大喜,但也只是一会儿,孙策收敛住了笑容,认真地盯着周瑜的眼眸说:“公瑾我欲成大事,你可愿伴我左右?”

  周瑜郑重地跪下身道:“是,主公。”

  这一刻起,他们之间的关系就再也回不到从前。

  后来,周瑜跟着孙策一起作战,几乎平定了整个江东,那时他的部队已经发展到了几万人之多。

  夜黑如墨,不见幽幽月光,只见孙策的书房的灯还亮着,仿佛这天地间唯一的光亮。

  “公瑾,我用这支队伍攻取吴郡、会稽郡,平定山越,已经足够了,你回去镇守丹阳吧。”未等周瑜反应,他便接着说:“夜深了,你早些回去歇息吧,明早便启程。”

  “是,主公。”周瑜只是应了一句,便不再多语。

  建安四年,逢天大旱,民不聊生。这是城中出现一黄衣老道,在城门开设义诊,救济百姓,深得人心。一次,孙策在城楼上宴请众将士,干吉突然到访,一副神仙作态,并让众将士下楼迎接。孙策不曾想到竟有三分之二的将士下楼,他从座位上站起,拂袖而去。这场宴会便不欢而散。

  知道此事后,孙夫人寻了个时间便提着食盒走向了孙策的书房。她轻叩孙策的房门便走了进去。

  “母亲?你怎么来了?”孙策诧异道。

  “策儿,我见天色如此晚你房间的灯却还一直亮着,想来你应该有些饿,便做了些糕点来让你垫垫肚子。有你最喜欢的芙蓉糕,刚做好。”孙夫人把碟子从食盒中一碟一碟的拿出放在矮几上,然后把碟子向孙策的方向推了推。

  孙策静静地端详了那些糕点一会儿,缓缓开口道:“母亲您今晚前来所为何事?”

  “我只想劝你放干吉一马,此人助军作福,医护将士,不可杀。”

  “母亲,我心意已决,时日不早了,您早些休息吧。”

  “策儿······”孙夫人哑声道。

  “母亲!”

  孙夫人张了张口,还想说些什么。她盯着孙策的眼睛,想要从里面找出一丝动摇之色,但里面除了决然再无其他。

  她还是妥协了。孙夫人叹了口气:“策儿,这些糕点你还是吃了吧,我有些累了。”

  孙夫人走后不久又一人光顾了孙策的房间。孙策不用看那人的脸,不用听那人的声音,只凭其脚步声便可知来人是周公瑾。

  周瑜作了个长揖,斟酌了一会儿开场白还未等他说出口,孙策便说:“我知道你要说些什么,干吉一事我自有断绝。”

  “咚”的一声,周瑜跪在了地上,他直立起腰,目不斜视地看着孙策:“主公!干吉若真被处死会对我们苦心经营名声造成极大的伤害!主公,干吉不能死!”

  男儿膝下有黄金,今天他周公瑾竟因为一个干吉对他下跪。好,好!他们简直是反了!

  孙策站起身,找来侍卫:“传我令:干吉妖妄,能幻惑众心,远使诸将不复相顾君臣之礼,不可不死!即刻斩首!”

  “主公!”

  当晚,乱民暴起,孙策只得令士兵架起弓弩对向这些百姓。在弓弩的威胁下,这个乱民只得虎视眈眈地盯着那个刽子手。

  刀起,头落。万人齐哀。

  突然天降大雨,这场大雨冲掉了地上的血迹,仿佛这里没有发生任何事,世上也没有一个名叫干吉的人。人群中爆出一声欢呼,接着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孙郎好样的!”接着,赞美声如潮水般涌来。

  一个月之后,孙策出征,周瑜只接到了孙策的口传命令:镇守巴丘。

  

  “公瑾。公瑾?”孙策拍了拍身旁的周瑜。

  周瑜这才回过神来,答了一声:“主公我在。”

  “公瑾,是我对不住你······”

  “无碍,伯符。”

  听着那许久未听见一声“伯符”,孙策笑了,笑得极开心像艳丽的向日葵,这是他自受伤以来第一次笑。

  然后,房间里传来一阵绵长的呼吸声。

 “伯符,好好休息吧,你太累了。”

  次日,孙策格外精神,他自己也猜到了是回光返照,便找了孙权和张昭交代后事。

  正午,本来高照的艳阳却突然隐在了乌云后透不出半点阳光,天开始下起了瓢泼大雨。一声悲喊穿过了围墙的桎梏传遍了整个孙府。

  建安五年,孙策卒,时年二十六岁。


自从看完江东双璧之后我就爬墙了,然后愉快的产了这个粮,祝大家食用愉快w

周瑜自戏


  东吴军营里曾流传着这样一种言论:周都督是一个极其看重胜利的人,为了胜利他苛刻对待士兵,他手下的士兵都被他折磨的不成人样。
  但传言这话的人都无一例外被别人罩了麻袋,毒打一顿。
  “切!愚人,都督可不是你想的那样。”一个青年啐了一口,踢了一脚脚下已昏厥的人。
 
  东吴的夏日虽不似北方那样炎热,但是却因东吴多水使天气变得格外闷热。
  一个貌似白面小生的男子左右张望了一圈,然后捂着肚子走到我身前虚弱地开口:“报告都督,我肚子有些不适。”
  我淡淡的扫了他一眼:“归队。”
  一人停止了手中的长枪大声叫到:“都督,你莫不是真如旁人所说那般。”
  我举了举手,示意千骑长让众士兵停下。
“你们可知将领的职责是什么?将领的职责便是尽最大努力减少士兵伤亡,让自己手下的兵活下来。但是,若是你们自己不认真训练加强自己的实力,纵使将领是天神下凡也救不了你们!”
  “都督……是我的错。”那人惭愧道。
  “陈安歌,下去领罚十板。”
  “都督?”陈安歌诧异的看着我。
  要知道十板对于一个长期生活在军旅的军人来说未免太少了一点。
  “现在继续训练。”
  自此,若是有人传周都督的坏话,陈安歌便是第一个出头人,而且还是下手最重的那一个。

  秋风呼啸,孤雁离群,全然一副萧瑟之景。刀剑碰撞,战马嘶鸣,殷红的鲜血沾染了将士的战甲,战争就是如此残酷,只有你死我亡。
  东吴主帅周瑜公瑾身负重伤,病卧在床。忽而,因为传来一声急报:“报告都督!现在战事吃紧!”
  “都督!现在您伤势过重,不宜出战!”身旁的军医苦苦劝道。
  我拉开他的手,自顾自的从榻上下来:“罢了,我心意已决!”
  我遣去旁人,穿好军甲,强忍着疼痛跨上战马,奔赴战场。
  阿婉,我将从战场凯旋归来。

这个是在进语c群里审核的自戏,我大概写成了一个小故事。所以就直接传到老福特了,充盈一下自己老福特的库存w
 

伪·耀诞
《浅谈王耀》
  今天,我看见空间里的一条说说,便有感而发了。
  王耀与中国的关系是什么呢?是中国的意识体?但这只是在《黑塔利亚》的世界里存在的,所以有人便说了:为什么要在国庆这一天为一个日本人创造的人物庆祝呢?
  我想谈谈我自己的感受。最初看黑塔利亚的时候,我是兴致缺缺的,但待王耀出场时,我一眼便喜欢上了这个扎辫子的中国人。尔后,我便陷入了漫长的单相思中。
  看APH时,我从不跳ed,因为正剧里见不着王耀,我总能依靠着ed中的他以缓相思之苦。因此耀厨们常吐槽着“只活在ed里的少主”。
  既然王耀出场的这么少,那为什么耀厨的数量会是这么庞大呢?
  因为我们是中国人啊。于我而言,我喜欢王耀大部分是为了倾泻我对中国的热爱,对我来说王耀是我与中国沟通的媒介。现实生活中,不允许我如此狂热地向他表达我的热爱,不允许我像痴汉一样常把他名字挂在嘴上,不允许我把他当做朋友一样倾诉。感谢本家创造了王耀。
  其实我还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在APH的同人国设文里,大部分文中王耀的形象不是本家设定的平常天然呆,有时会精明的形象,而是一个仙人,一个翩翩君子,一个不露山水的老狐狸,一个心怀百姓的仁者。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王耀,一个中国。
  感谢各位有时间看我的唠叨。我的这篇文章思维很随意,纯粹是想到哪儿,写到哪儿,但这真真切切是我的肺腑之言。最后,祝少主生日快乐,祝您越发美好强大。

捕猎者(三)


  诸葛亮在军帐中停止心跳的那一刻,被他紧紧禁锢的执念终于得以放松,他终于可以去陪周瑜了。尔后,诸葛亮的意识陷入一片混沌。
  待他再次恢复意识时,他发现自己仿佛深处在无尽的深渊。周围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除了自己的呼吸声以外,他听不见任何声音,就连风声也听不见,这里简直静谧得令人发狂。
  在此处,诸葛亮没有任何时间概念,但是时间漫长得让他觉得已经过了数百年。时间消磨掉了他的意识与记忆,他甚至不清楚自己姓甚名谁,唯有记忆深处与那个男子的一点一滴提醒了他的存在。
  淡雅的笑,明亮的双眸,素白的双手,清冷的琴音,甘甜的茶香……
  想念……我好像再见你一面,就一面……我觉得我要疯了。我想让你的双颊因我染上红霞,我想让你的眸子里只有我一个人的身影,我想让你温和的嗓音因我沾染情欲……诸葛亮费力地支撑起身子,跌跌撞撞地向前走去。我想找到我的光……
  不知时间过了多久,不知诸葛亮走了多长,这地方仿佛没有尽头,但诸葛亮如疯了魔一般,不知疲倦地向前走去。
  突然,冰冷的机械音响彻了天地:“你想见到周瑜吗?”
  周瑜?诸葛亮如在沙漠中迷失的旅人看见绿洲,他的眼睛迸发出骇人的光芒。只听他嘶哑着嗓音说:“想。”

  周瑜来到王者荣耀已经有很久了,在这里的日子很安定,但是周瑜总是隐约觉得缺少了什么,他百思不得其解。
 
  最近,周瑜很嗜睡,但他总是反复做着有关一个人的梦,一个名叫诸葛亮的人。梦里的他是那么意气风发,自己与他是那么志趣相投,他们相处的日子是那么融洽。
  他曾把这个梦告诉过乔婉,当时乔婉调侃他道:“公瑾,你是不是和庄周先生呆太久了。”
  后来,做梦的内容便成了和那人交谈,对弈,共饮……
  再后来,就没有了,在那人对自己说了一句“公瑾,等我”后,他就在没梦到过那个人。
tbc

今天依旧这么低产o( =•ω•= )m我短小怪我咯?

捕猎者(二)


  自此,周瑜与诸葛亮的关系日渐亲密起来,可以称得上是至交。
  在一别园中,飒飒竹声与清冷琴音合奏成一首完美的乐曲。
  “孔明,你的琴艺越发精湛了。弹了这么久,估计你也累了吧,我刚沏了一杯茶。 ”周瑜边说,边用手拂掉一旁座位上的竹叶。
  “弟子学的好,可和老师的优良有密切的关系。”诸葛亮在周瑜身旁的座位坐下,闭眼轻嗅着茶的香味,“嗯——公瑾的茶艺也越发好了。每日品公瑾所泡之茶可是亮的一大乐趣。”
  “我想令夫人一定非常幸福,毕竟孔明是这么会说甜言蜜语。”周瑜打趣道。
 
  片刻之后,诸葛亮不舍地放下了茶杯,瓷制的茶杯在触碰到桌子时发出一声清亮的脆响。
  “公瑾,你可知曹军已退?”
  “知晓。”周瑜起身,为诸葛亮新添了一杯茶。
  “那你可知我要离去?”
  “孔明,你可曾听过我弹琴?”周瑜放下茶杯,直视着诸葛亮的眼睛。
  “不曾。”
  “那我便为你弹一曲吧。”孔明,下次见面我们恐怕就不能如此快意了吧。
  “好。”诸葛亮走到琴旁为周瑜调整好琴,然后便在琴旁席地而坐。
   手指微动,悦耳的琴音便从抖动的琴弦中传来。忽而阵阵乐声似流淌的水那般欢腾,忽而急促的乐声似呼啸的风那般低泣,忽而柔美的乐声似初融的雪那般明媚。
  纤长的手指在琴面上不停地舞蹈着,透出一股极其诱惑的味道。诸葛亮努力地抑制住自己想要抓住这双手的冲动,他微阖双眼,感受着周瑜从乐声中传达出来的情感。
  这一刻,诸葛亮真正体会到了从心底散发而出的舒适与欢愉,这是他与黄月英在一起时从未体会到的。
  一曲终了,诸葛亮拱了拱手,便从园中退了出去。
  公瑾,日后我一定会再与你相伴,不是以敌人,不是以挚友,而是以你最亲密的人的身份。
  但,诸葛亮至死也没完成这个心愿, 他们自此分别以后,就再没相见。

周瑜赴任巢州的路上,因积劳成疾再加上身上旧伤,一病不起,最后长眠在了巢州,再也没醒过。
  几日之后,诸葛亮收到了周家人给他带的周瑜的遗书,上面只写了四个字“孔明,平安”。
  后来,诸葛亮成了蜀国丞相,他日夜操劳,最后亲身做到了他那句“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入葬时,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只带了一样东西伴随他入土,那便是周瑜给他的那封遗书。
tbc

虽然两个人都死了,但是你们要相信我不是后妈啊!后面会甜回来的!
然后,文中的一些情节仅供娱乐,不能当作正史来看的。

捕猎者(一)


  周瑜第一次真正意义上与诸葛亮相见是在接到军令,从番阳回来的那个晚上。
  那天,周瑜走出孙权的居所,突然今天的月亮格外的明亮,格外的柔美。
  在屋外的小径里,一切都沐浴在月色的柔光之中,飒飒的竹林将它们披上的枝桠投影在小径上,攀附在一旁墙壁上的爬山虎散发出一阵阵清香甜美的气息,似乎在温和清丽的夜里,有一和芬芳馥郁的精灵在飘忽。
  他开始沉迷在这良辰美景中,但只是一会儿。很快,他边从中脱离出来。
  如此美景,无人共赏岂不可惜?要是婉儿在就好了。罢了,我也只能祈祷着这场战争快些结束,回家好好陪陪婉儿了。
  忽然,他看见远处有一身着蓝袍的人。看来遇到兴趣相投的人了。
  周瑜走进后,突然发现这人自己从未见过。
  近来蜀军与我军结盟,这先生应该是蜀军之人,而这周身气度,估计只有卧龙先生才有吧。
  周瑜拱手道:“在下周公瑾,诸葛先生也有此等雅兴来观赏夜景吗?”
  诸葛亮回礼道:“都督不必如此,亮早闻都督是有闲情逸致之人,听闻都督已回,但无法一见,只得出此下策。”
  “不知瑜是有什么特别之处,竟让卧龙先生想要与我相见。”周瑜轻笑一声。
  “早闻都督大名,便起了结识之心。亮爱好与君子交友。”
  “诸葛先生未听闻过'君子之交淡如水'这一说法吗?”
  “亮并非君子,只是一有自己喜恶的普通人罢了。”
  “但是在瑜看来先生便是一君子呢。”
  在很久以后,周瑜回想起这句话后,后悔万分。诸葛亮根本就是一个伪君子,一个早在那次夜谈后就设下陷阱让他落入的捕猎者。

未完

这个是个坑,慎入。然后这个其实是有关农药的同人,但是农药的那部分我还没写_(:_」∠)_
公瑾和诸葛的性格是我的私设,请谅解。
最后,我没玩过公瑾啊qwq如果有玩公瑾的小天使,请告诉我他的技能和在游戏里面的语录qwqqq万分感谢